古代奥林匹亚到现代奥运会的变化

古代奥林匹亚到现代奥运变化

1990 olympics

受新冠疫情影响推迟一年举行的2020东京奥运会,是史上第一次奥运会未能按原计划举行。现代夏季奥运会自1896年在希腊诞生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型体育盛事之一,只在1916年、1940年、1944年因世界大战三度取消。但未能如期举行还是现代奥运史上的第一次。

目前2020东京奥运会如火如荼进行中,你可知道在两千多年前,奥运会曾有怎样的发展经历?今天就来看看吧!

【起源】

公元前776年,在古代希腊西南部一个名叫奥林匹亚(Olympia)的地方,喜爱体育运动的古希腊人开始了“奥林匹克”运动会。但在那之前的几百年, 奥林匹亚曾是古希腊人崇拜天神宙斯的地方。这里依山、伴河,远离尘嚣,笼罩着神秘的气氛。

在漫长的历史中,原本祭拜宙斯的单纯宗教活动逐渐转变为以竞技运动为中心的宗教盛事。每隔四年举行一次的奥林匹克,吸引希腊各地约五万人前来参加比赛、观摩竞技。这一转变的因素包括:希腊城邦的崛起,每个城邦都希望有一种方式来宣示其优势和强盛,因此会派出代表去奥林匹亚,在体育比赛中夺冠,为城邦赢得荣誉。

first olympic

与现代金、银、铜奖牌不同的是,古代奥林匹克的得胜者被授予用野橄榄枝编成的叶冠,凯旋回乡受到英雄般的欢迎。这一点历经近三千年仍然没有改变。

【比赛项目】

现代奥运会田径、球类、游泳、举重等各式各样而且不断增加的运动项目相比,古代奥运会最初的比赛只有一个:赛跑1。

现在人们并不知道的是,跑道长度究竟是多少,因为现在在奥林匹亚可以看到的192米长的跑道当时并不存在。公元前724年,古代奥运会增加了一种更长距离的来回赛跑diaulos。其后,又引入了可能绕跑道12圈的长跑赛dolichos。很快,古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中增加了拳击、摔跤和全能比赛以及马术和战车比赛。

奥运会早期对跑步的重视可能反映了当时对一个士兵的基本要求,而后来增加的运动项目则反映出城邦对军人体能要求的不断提高。

【女性选手】

在延续了近1200年的古代奥运会上,已婚女性一直被排斥在竞技场之外,既没有参赛资格,也没有观看的权利。古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只允许男人、男孩和未婚女孩参加,已婚妇女则被禁止参加。如果已婚妇女被发现偷偷溜进去,会有被扔下山去的惩罚。

不过,已婚妇女可以拥有参加奥运会战车比赛的马匹。而未婚女性每四年有自己的运动会,以天神宙斯的妻子赫拉(Hera)命名,得胜者与男性一样获颁橄榄枝。从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过程中不难发现,奥运会的历史也是女性争取平等权利的抗争史。

women player

被誉为“奥运之父”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起人法国教育家顾拜旦(Le 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曾将奥运会定义为“以国际主义为基础、以忠诚为手段、以艺术为环境、以女性的喝彩为奖赏的庄严的、周期性的男性体育精神的展示……”

在1900年巴黎奥运会,首次允许女性参与竞技比赛,共有来自法国、英国等国家的12名女选手参加了高尔夫球和网球比赛;到现在,女性已经占了参赛运动员总数的约一半。

1948-team-gettyimages

【体力与脑力】

现代体坛明星是名人阵容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受到商界的追捧,也成为年青人的偶像。但是古代奥林匹克运动健将在最初却并不是所有希腊人都崇拜的对象。古希腊著作中有不少对崇尚体力的警告。古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尼(Xenophanes)曾写道:把力量视为智慧之上是错误的。他说,某人虽赢得奥运会的冠军,但他并不因此就能让城邦变得更好。

悲剧家欧里庇得斯(Euripides)在他的剧本《奥托利库斯》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虽然这个剧本只有部分流传至今,但他在剧中描述了运动员如何成为胃的奴隶,却不能照顾自己,尽管他们在壮年时像雕像一样闪闪发光,但到了老年就像破烂的旧地毯。

公元一世纪的著名医学理论家盖伦(Galen)也抨击体育运动违背自然、超出人之常态。他认为运动员吃得太多,睡得太多,让身体承受了太多。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鄙视和同情这两种态度之间,支持体育运动的人终于占了上风。古希腊抒情诗人品达(Pindar)在诗中将奥运冠军与伟大英雄相提并论,将他们提升到几乎神圣的高度。而现代奥运会的观点则是正面健康的,是对体育的毅力与坚持,为自己与国家荣誉站在最高点而奋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